图蒂撒了

最爱佐鸣,一生王道。不逆不拆!
「不能逆!!!佐鸣王道!!」
是一个沉迷七代目,想把鸣宝宝宠上天的lo主。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抱走他吧!!!!想把我的全世界都给他,我的小太阳啊。(笑)

[佐鸣]终是庄周梦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下[假的]

前情提要:

本章为回忆杀

上一篇(上是走剧情的)

中(中有车

下就不开车了,改为过渡。

「因为我写着写着突然写哭了,他们真的特别好,我一个废物就不要去挑战车了吧,毕竟我车技也很废」

完结有车

「微止鼬」

  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的话

  那么开始吧

  太阳当空高照,鸣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他揉了揉疼到炸裂的头,可能是昨晚喝多了断片了,在手的牵扯下才觉得全身酸痛,他撇了撇嘴,以他的经验,他对这种酸爽简直熟悉的要命!

  对于下半身传来的胀痛感,他眨了眨蓝眸。然后僵硬地,转过头,如他所料的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自己想掐死的人,想念了好久的人,他以为自己在做梦,那个人在浅浅地睡着。

  鸣人在心中哀嚎了一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鼓起勇气,一把掀开被子,毫无意外,他的衣服不见了。

  他在心中仰天长啸壮怀激烈,按捺住自己澎湃的心情和伸出去掐的那人的爪子。幸亏他在三年中已经成长了,不再是当初的那个特别冲动的孩子,不然要是以前的他的话,他此时此刻估计已经将这个人按在地上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当然以前的他也这么干过,不过他总是被那人反压在地上, 然后被吃干抹净。

  他有点懵,谁能告诉他,喝醉酒后醒来发现自己和前任男朋友睡在酒店里,然后他们都是....该怎么办啊啊啊! ? ? 而且,这明显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啊啊啊! 他四处寻找着手机想百度求救。而并卵,连个影子都没有啊!

  “醒了?”身旁人低沉地问道,他僵硬地回过头。“早上好啊宇智波总裁。”对方则是皱起了好看的眉,如墨晦暗的眸子中的柔情化为乌有,“你是想再被我上一次才肯叫我的名字吗?”

  鸣人揉揉疼到炸裂的头,脑中突然回放起昨夜的记忆,想起的越多,他的脸就红一分。

  “ 才没有呢!你在说什么啊混蛋!”看了看对方的脸色越发难看。

    他结结巴巴的道“早上好,佐,佐助。”

  “早上好。  ”

  “那个昨天晚上,我们.....”没等他说完,佐助打断他“不用反悔,我不会离开你了。”鸣人呆呆的看着他。
突然眼睛一红“ 其实,你不应该来找我的。”“如果不是我,现在的你,应该有家庭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那么孤独啊。”佐助狠狠的将鸣人抱住,粗暴的吻住他,然后鸣人快呼吸不了的时候,放开他。“不,我还有你。”

  “我只有你了。”

  鸣人急急喘气,然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笑了,眼泪掉了下来。“佐助,我一直,一直都很想念你。”

  我的想念,是不会败给异地的千山万水,我的爱,一成不变。那么,你呢? 佐助,你还爱我吗,像当初那样?

  佐助没有说话,当年的他们,分开也许不是错。当年的事,谁又说的清呢?

  当年的他们高中在一起了,而他对他那朦朦胧胧的情愫却是在初中,或是更早的时候就有了。高中时,他们在没有监控的地方旁若无人的亲吻,纠缠。在架空楼的阴影处肆无忌惮的打啵。他仗着比他高的优势常常故意让他踮着脚主动亲他,他常常抱着他接吻,不顾他的反抗。

  他们像笨蛋那样,在跑步的时候一个因为高的原因跑的比另一个快,鸣人跑不动的时候,他就会放慢速度等鸣人,但是,每一回,鸣人都追不上他,鸣人常常抱怨他跑的太快,他笑而不答,他没有告诉他的是,他喜欢鸣人追逐着他。

  他们因为住在对方的隔壁,两家关系亲密,大人们关系也是特别好。

  常常同意让自家孩子睡在隔壁,所以他们也常常睡一张床。

  也有他们父母出差,他们睡起,然后睡的太好,一起迟到的时候,最要命的不是他们迟到了,而是他们因为太匆匆忙忙,穿错了对方的衣服书包也拿错了书包,导致交作业的时候交出对方的作业时,收作业的数学课代表只是用他的上吊眼翻了一个白眼,无奈地收了。一幅看透一切的样子。然后风风火火的生物课代表则是一幅失恋的样子恶狠狠的就将鸣人手中的作业收走了。从此。木叶高中就有了校草和校霸的绯闻。

  接着啊,他们的绯闻越传越烈,甚至又很多人喜欢上他们,为他们]写同人文,画同人漫。直到有一天。

  他们父母又出差了,他们又睡一起,然后又因为睡的太好,一起迟到的时候,最要命的不是他们又迟到了,而是他们又因为太匆匆忙忙。又穿错了对方的衣服书包也又拿错了书包,导致交作业的时候又交出对方的作业。

  这回,有人说他们是因为……所以才迟到。绯闻越传越烈,甚至校长都知道了这回事。于是他们就被叫了家长。

  他还记得,那一天,母亲晕倒了,父亲扶住母亲,哥哥看着他,温柔的,平静的,说“佐助。我们希望你能好好的就可以了。”

  他知道,哥哥眼中的复杂情绪是因为什么,哥哥也像他一样,有一个同性的恋人。只是哥哥的保密工作做的特别好。

  那么,鸣人呢,他的情况会比自己好吗

  鸣人的父母,玖辛奈直接打了鸣人一巴掌鸣人也没有躲。

  然后,玖辛奈就哭了起来。水门轻声安慰玖辛奈,平静的对鸣人说“出去吧。”

  鸣人慢慢地走了出去。他靠在关上的门上,用手捂住了脸,他没有哭,只是眼角红了,他笑笑,然后对自己说“等一下去吃拉面好了。”

  他们在出办公室的时候。擦肩而过,然后他们停下,狠狠的抱住了对方,将头埋在恋人的肩膀,汲取着恋人身上的气息、体温。抱着对方哭。

  他们的父母看着,他们的老师看着,他们的朋友,同学都看着有人哭,有人落泪,但是没有人去拉开,分开他们。

  他们还是没有分手。

  父母只是希望他们能幸福就好了,可是父母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们认为他们还是孩子,不知道,不能够承担责任。认为他们不懂爱情背后的输牲,与宽恕。

  但是他们分开了。

  因为要高考,但是鸣人没有参加,他和父母回了国外。

  他没有在鸣人走的那天与他告别。

  他不想。

  其实他知道,他们不能,在一起。因为哥哥也坦白了,他以为哥哥肯定会比他做的好。但是他没有想到哥哥会坦白。

  哥哥的恋人是宇智波止水,他的一个远房的表哥,母亲不再哭泣,而父亲反而特别生气,要么他给鼬一天时间收拾好行李走人,不要再回来。要么,分手,留下。他记得哥哥收拾东西时对他说的话”佐助,对不起,以后父亲和妈妈就由你照顾了,替我照顾好他们好吗?

  他没有回答他“为什么?!”

  哥哥只是笑了笑,对他说,“你现在还不懂,你以后就会知道爱背后的牺牲,与宽恕。”

“我贪得无厌,想要和我的爱人与我爱的人在一起生活。”

“所以,我失去了我爱的人。佐助,不要像我一样啊。”

“佐助,不管怎样,我都深爱着你们。”然后鼬就和他的恋人,走了。

 
  他曾经在一个偏僻的小城镇见到他们,他的哥哥笑的很开心,止水抱住了他,他们笑靥如画。

  真的很幸福啊,他想。

  他和鸣人的异地恋啊,那场艰难的想念,他不是败给了异地的千山万水,而是因为他懂了爱背后的牺牲,没有了哥哥,他就应该替他照顾父母。

  不是他连一张机票都买不起,他不能,不行,去国外找鸣人,不是他不想啊。

  他们隔着异地的千山万水,每天都会打电话,听对方最近发生的,听对方的思念。

  鸣人常常和他吵架,“明明那么有钱,你难道连一张机票都买不起吗?!”鸣人常常那么说,他却总是沉默,因为他懂了爱背后的牺牲。

  他也思念着鸣人。思念到发疯。

  鸣人回国的那一天,他的心情并不是开心。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在惧怕,怕着他不知道的什么。在机场,他看见了他的恋人。

  他想抱住他,亲吻他,占有他。

  可是他不能,因为,他的恋人身边多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亲密的与鸣人交谈。鸣人的身边又多了很多人。鸣人的父母也笑着摸鸣人的头。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他冷冷的看着。

  最后,还是分手了。

  他想,他可能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忘记他。

  在他想要忘记他时,他又遇见了他。

   “这一回,我不想放手。”

TBC


评论(9)

热度(55)